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猫头鹰的闷气_呢喃诗章
欧巴小说网 > 呢喃诗章 >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猫头鹰的闷气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六百三十章 猫头鹰的闷气

  图书馆管理员小姐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狐疑的看向那个背影,这才跟了上去。

  “你们做的不错,哦,小心,不要把虫壳也烧掉!”

  林中的精灵姑娘心情不错的提醒道,夏德点点头,也没问她怎么又这么恰好出现,而是看着黛芙琳修女也站起身。

  她和夏德一左一右的站立,然后同时伸出右手放在了【灰烬】的剑柄上。于是原本便攀附着那长剑的火焰便燃烧到了他们的右手,修女的发梢、眼罩和长袍后摆,夏德的双眼,同时闪过了火焰的痕迹。

  因新的“柴薪”而变得更强大的初火,赋予了他们全新的力量:

  “从此以后,原初之火的力量可以直接伤害到‘悖论虫’。”

  黛芙琳修女轻声说道,声音依然平静,但夏德能够感觉到她此时很开心。

  火焰迅速吞没了虫子剩下的躯体,在火苗即将熄灭时,她才伸出被烧伤了的手拔出了【灰烬】。于是被烧得向下凹陷的地面上,便只剩下了那具还在微微发红的虫壳。

  “看起来不需要我,你们也能对付这虫子了。”

  金发精灵继续笑着夸奖道,夏德伸手拔出了插在地面上的法杖将其变回钥匙:

  “我想我还是需要你的。这次的悖论虫仅由普通人孕育,而且悖论也仅仅只是‘儿子的年龄比父亲大’。虽然这虫子进化到了第二阶段,但它并不强。”

  他又看向了倒在地面上的卡明父子,应该说这次多亏了卡明男爵,是他维护了时间的连贯性和逻辑自洽,否则夏德要做的就不只是听故事然后杀虫子那么简单了。

  “你知道危险就好,我会帮你的。哦,这可真烫呢。这个我带回去了,魔药还在配置,应该很快就能弄好第一份。”

  精灵小姐弯腰捡起了虫壳,夏德发现她像是心虚一样的在躲着黛芙琳修女的“视线”。

  修女虽然目盲,但她能够直接看到灵魂。此刻精灵就在她旁边,她微微歪头像是疑惑,然后又“看”向了夏德,见夏德什么都没说,她便也没有说出自己看到了什么。

  夏德轻轻点头:

  “至此,卡明家族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卡明家族是溪木镇的外来者,你此时看到的,大概也只是溪木镇故事的冰山一角而已。”

  精灵小姐提醒道,同样也在避开丹妮斯特小姐打量她的视线,坚决不肯与那红发少女对视。

  金发的精灵姑娘带走了这第二份“时之虫”的甲壳,随后便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林中,颇有种逃难的感觉。

  “上次只是见她拉着你飞到了天上,这次近距离看她,她是不是有点眼熟?”

  就连丹妮斯特小姐都发现了这一点,而夏德对此的解释为:

  “她说她也是月溪氏族的精灵,所以大概和艾米莉亚长得很像。”

  “是这样吗?”

  丹妮斯特小姐的疑问更多了:

  “不对吧,月溪氏族从第五纪元就整体搬迁到了圣拜伦斯,现在外界哪里还会有月溪氏族的精灵?她也是学院的人?是哪一级的学生?我怎么没见过她?”

  所以那精灵姑娘其实并不擅长隐藏自己。

  总之就像夏德说的一样,卡明家族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夏德在唤醒了昏迷的两父子,并看着他们一起离开了林地后才和姑娘们共同返回了城中。

  临近傍晚,城里依然有着因为月舞节开幕而相当热闹的氛围。但在这热闹的氛围中,夏德却意外的感觉到了某种风雨欲来的气息。

  毕竟算算时间,本地黎明教堂和太阳教堂,大概已经从弗朗索瓦神父那里弄清楚“时间穿越”的事情了。

  不过夏德在本地教堂没有熟人,因此也没法去探听情况。而在回程的路上,同行的丹妮斯特小姐和贝尔小姐都还在回味今天下午的事情所以没开口说话,而向来不怎么喜欢聊天的黛芙琳修女更没有说话。

  两位魔女的追随者与两位高环目盲修女同样没打算和夏德搭讪,于是回去的路途倒是显得有些沉闷。

  回到手风琴旅馆后,他和女士们简单的吃过了晚饭,便与三位修女一起再次进入林间。

  他带着修女去触碰了那片“无法走出的林地”中的古神雕像,然后把三位修女送出那片林地才转身回家换衣服以方便晚上回来参加音乐会。

  进入林子的过程中,夏德也和黛芙琳修女详谈了最近在维斯塔林地发生的事情,而修女只是安静的听着。

  只是当他们在林地边缘相互道别时,黛芙琳修女才开口说道:

  “你认出那精灵了?”

  夏德立刻笑了:

  “是的,她并不擅长隐藏自己,我就知道你果然也看出来了......能看出她的具体年龄吗?”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56岁。”

  56岁就是当代精灵的成年年龄标准,而如果夏德没记错,现在还在学院中饲养独角兽的艾米莉亚·暹诺德的年龄是53岁(2178章)。

  “三年啊......我明白了,但精灵的生长发育这么迅速吗?”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身高,黛芙琳修女摇摇头也没有回答。

  于是他们暂时分别,不过今晚夏德参加完音乐会还会回来,在林中找到修女们的营地并借用一下修女的眼罩。

  他们很默契的没有在城里提到这个话题,夏德知道黛芙琳修女不怎么喜欢被人看到她眼罩下的模样。

  等回家换了一件衣服再进城,路灯便已经点亮了这个群星闪耀的夜晚。“群星”不仅指今晚的天空没有云朵因此可以清晰的看到星星与月亮,也指今晚在金色音乐大厅表演的音乐家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群星。

  至少昨天,也就是周六晚上夏德谈起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多萝茜就表示很羡慕。

  华灯初上,今夜的维斯塔市仿佛已经随着音乐躁动了起来。就连手风琴旅馆也很应景的在月舞节开幕的当夜,用银色的丝带装饰了门扉和窗户,甚至连今晚在旅馆一楼表演的吟游诗人都在讲述夜晚与月亮的故事。

  过节的喜悦也感染了外乡人,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都隐约躁动了起来。怀着对音乐会的些许憧憬推开了321号房的房门,然后他便看到一大团灰褐色的羽毛一下扑向了他:

  “你居然会迷锁!”

  猫头鹰几乎是立刻扑到了他的脸上,而夏德抱住那团猫头鹰以后才想明白她在说什么:

  “晚上好......迷锁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话题吗?”

  猫头鹰翻滚着将脸对准了他:

  “但我是在你吃过晚饭离开后才知道的!我就说怎么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说话,她们居然看到了那种事情!”

  夏德感觉她最近越来越像真正的猫头鹰了。

  【丹妮斯特·古斯塔夫不也越来越像是真正的十八岁吗?】

  气鼓鼓的圆脸猫头鹰挣扎着从他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又变做了穿着礼服的芙洛拉·温斯莱特。

  贝尔小姐和丹妮斯特小姐都不在这里,魔女用手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又对夏德说道:

  “夏洛蒂什么都对我说了!你居然会迷锁!你知道吗,就算是议会里,会迷锁的魔女也只有三位!这其中就包括了议长阁下!”

  剩下两位中的一位是大地的魔女凡妮莎,也不知道晋升十三阶以后,她的【迷锁-讴歌荣耀的黄金舞台】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显然,如今艺术家小姐的不满并不是因为夏德从未提到过自己会迷锁,而是因为——

  “如果你提前说你要使用迷锁,下午的时候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在“抱怨”夏德,但她更像是在生自己的闷气。

  “可是我也没想到下午要使用迷锁......这是黛芙琳修女的提议。”

  夏德便解释道,但看起来魔女并没有根据“钟楼”而将夏德和唤神者联系到一起,毕竟和修女融为一体时的最显着特征是“火海”。

  “我一直想用迷锁中与现实世界迥然不同的环境与景象,来拓展我的绘画技巧和思路......下次你要再展示给我看,我也要看那个火焰迷锁内部的情况。”

  “可我只有八环,迷锁也不是想开就能开的。况且,那个迷锁的特性与火焰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德摇头,将灰黑色长发打理的很漂亮的魔女便凑近一步:

  “那么能透露一下那迷锁的真实特性吗?”

  夏德想了想感觉这也并不是不能说的:

  “你知道童话故事-钟楼恋人吗?就是士兵被征召,恋人在故乡等待,最后两人的尸骨合二为一的童话......所以这故事到底为什么算是童话?”

  “我当然知道这个。嗯?”

  她后退一步,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夏德,夏德点点头:

  “是的,就和你想的一样:迷锁-钟楼恋人。”

  “我就知道,你和黛芙琳修女的关系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么简单!”

  “为什么你和丹妮斯特小姐关心的重点都是这么奇怪?”

  她对今天下午自己错过了“大场面”这件事的确很生气,但她也知道这不是夏德的错,因此直到一行人准备出发前往金色音乐大厅,她都一直闷闷不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ob228.com。欧巴小说网手机版:https://m.ob22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